AG真人平台网站资讯

完美的婚纱摄影,亚博综合全心全意为婚姻伴侣定格美好生活瞬间!

苏沐婚纱摄影价格(苏州婚纱摄影前十名影楼推荐)

gzseoallll 2022-05-04 AG真人平台网站资讯 131 views 0
苏沐婚纱摄影价格

本故事已由作者:苏沐,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,旗下关联账号“谈客”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,侵权必究。

1.我是一个法语老师

我和白歆相识于一个法语成人学习班,她是我的学生。

当所有人都尊敬地称呼我为老师时,只有她直呼我的法语名字。

我的法语名叫皮尔,但本人一点也不皮,甚至还有点古板守旧——二十七岁的我活成七十二岁的老头,所以我总被青春洋溢的她笑话。

但我并不介意,因为她笑着看我的时候,很美。我希望她能一直笑话我。

而愿望在课程结束后实现了——不善言辞的我用法语写了一首情诗,俘虏了她。白歆还把情诗折叠整齐地放入钱包,时不时拿出来欣赏。

我们就像两块能拼凑出最完美的一颗心的拼图。于是,在三十岁那年,我们决定成为彼此的余生指教对象。

可还没送出那堆诚意满满的婚礼请柬时,死神提前给白歆送了一封邀请函——一份确诊患癌的体检报告。

但即使如此,我依然要做那个为她掀开白色头纱的人。

三周年纪念日,我带着一束红艳的花去医院探望我的未婚妻。

我推开308号的单人病房,听到卫生间里传出电影《泰坦尼克号》主题曲——《我心永恒》。

白歆最爱唱这首歌了。

最高纪录是她一晚上能连续唱十遍——而那天的她,刚得知自己时日无多。

KTV包厢里只有我们两人,我陪着她,看着薄得可怜的她,如同洗烂的衣服,藏着众多我看不到的洞。

她拿着话筒单曲循环,歌里每一个高音仿佛都会要了她的命,直到在包厢里响彻的不再是歌声,而是无望的痛哭时,我受不了地抱住她,泪水沁湿了我胸口的衬衫。

她埋在我怀里哭,说还没当我的太太,还没给我生胖小孩,还没参加过我们孩子的家长会,也没试过为一声软糯的“爷爷奶奶”而义无反顾地掏钱买糖,还没顶着一头被余晖染黄的白发,在彼此耳边呢喃。

而,那句“我不想死”更是听得我撕心裂肺。一份确诊患癌的体检报告,打破我和未婚妻相伴到白头的誓言。

可无人能懂我的痛。

当死亡的钟声逐渐逼近她时,我无能为力,只能一遍遍地抱她,吻她,在一家家医院里奔波。

如果可以,我愿意代替她去陪伴上帝。

那晚的衬衫被我挂在衣柜里,再也没拿出来过。因为无论洗了多少次,心脏位置还是残留着泪水的咸,仿佛她的哀痛已经渗透一丝一线里,而我不敢回味她的绝望。

卫生间的音乐没有停下来,白歆依然在唱歌,没发现门后的我。

我就像个没钱买门票的穷小子,躲在暗处窃听。她的歌声很好听,可没多久,就被一连串的咳嗽打破了这份美好,往后跟上的就是哗啦啦的水声。

我能想象从水龙头里涌出的水,是怎样将洗手槽上的血冲到下水道。两拳头被我握紧,忍住开门的冲动,强迫将嘴边带血的她赶出我的脑海。

我不能在此刻开门,她的自尊心绝不允许我这么做——她是个爱面子的人,她还没给那张苍白的脸上妆;还没戴上那顶被她每晚梳顺的假发;还没脱下皱巴巴的病号服,换上庆祝纪念日的美丽衣裳;还没暂时忘却癌症病人的身份。

但我坚信她会痊愈。

我上网订了五十年的月历,让她依偎在我怀里,然后一起在五十本月历上用红笔圈起日子,部署我们的未来。

譬如,我们会在八十岁那年,在最舒服的五月,看一次日落。

而白歆决定继续学法语,我为此感到高兴。因为人一旦有了想做的事,活下去的动力和野心就会变强。更何况,我是相信世上会发生奇迹的,就正如她奇迹般地爱上了我。

她是个好学的人,经常捧着书问我各种单词的意思——

她:“Précieux(珍贵)?”

我:“白歆。”

她:“Trésor(宝藏)?”

我:“你。”

她:“Amour(爱情)?”

我:“我们。”

她:“Avenir(未来)?”

我:“幸福。”

然后,她就笑了。

她总能读懂含蓄的我表露爱意的方式,而我只想在她苦痛的抗癌日子里带去一丝甜。

2.我是梦空的林老板

二十七岁的我天资聪敏,在掉光所有的头发前,成功研发出能帮人造梦、录梦、存梦的技术,开了一家叫“梦空”的体验馆。

当人们可以自由创造自己的梦境,而梦境的记录不再受限于白纸黑字的描述,不受制于贫瘠的画功。

而是变成如电影般栩栩如生的画面时,梦空在我的意料之中火了,而我则被媒体称为“最专业的白日做梦家”,还有不少访谈节目向我抛橄榄枝。

秉着“不爱赚钱的发明家不是好老板”的原则,我自然是挑了出价最高的那档节目作为我的综艺首秀。

录制的日子是今天,但前往现场前,我得先去墓园见我的朋友,喻冬。

在给他AG真人平台上完香,对着墓碑自言自语几句后,节目组就来电话了,说接我的车已到达墓园门口。

与我对接的是个实习生,很敬业地和我又过一遍采访内容,“林老板,我们增加了一个采访问题,关于最深刻的一次造梦经历。请问,您现在能简单说说吗?”

我毫不犹豫地回了她,“有,那是关于一位先生的……”

——

两年前。

有位先生很爱来梦空咨询造梦业务,但问完之后就走了,然后过几天再来问。

众所周知,这种光问不光顾的客人,从来都不讨商家的欢喜,但他是个例外。

因为他总会请我吃饭,喝个小酒。偶尔生病了,他会给我推荐好的医生。甚至逢年过节时,他还会去梦空陪我一会儿——这对于在当地没亲人的我来说,真是致命又柔软的一击!

而我也挺喜欢听他聊七星社,讨论雨果,这能让我被数据和科研填满的生活变得柔软些。

但我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,我也问过他原因。

每当这时候,他就会低下头,眉宇间露出我看不懂的愧疚,嘴上说着我听不懂的话,“终有一天,你会明白的,而且,我只希望那天的你不会怪我……”

听到这话后,我第一反应是抗拒,总觉得他另有所图。直到某天,他突然跟我说他要造梦了,一向向钱看的我便暂时放下心中的戒备。

我还记得他说他要造梦时的口吻,像是说着一个在心里挣扎多年才做出的艰难决定。对此,我没往深里想,也没觉得不妥——他的确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来咨询造梦,谨慎得很。

一个星期后的5月20日,下午三点,先生准时出现在梦空。

那天的他精神抖擞,容光焕发,梳了一个雅致的西装头,穿着体面的衬衫西裤,浑身散发着勃勃的生命力和英俊。

更有趣的是,他并非空手而来,而是带着一枝开得极其奔放的红玫瑰,与他内敛的性格有点不符。

我试探地问:“玫瑰是打算造完梦后,送给夫人吗?先生真是浪漫。”

闻言,他温煦微笑,摸了摸花,点头回应。

“怎么会选择今天来造梦?”恶趣味的我好奇他会红着脸说出怎样的羞涩话。

他敛下眼帘,又看了眼玫瑰,眼眸饱含情意,“黄历说,今天适宜远行。”

三分钟后,先生躺进造梦室的躺椅里,戴上形像头盔的造梦仪器。

他看着天花板一会儿,然后扭头问我,“能给我一杯温水吗?”

当时我看他眼睛微湿,有个奇怪又诡异的想法在心头暗暗翻滚,但我没深究便点头应允,因为他后面还有客人,我不敢耽搁多余的时间。但如果我能料到后面发生的事情,我或许会犹豫一下。

先生喝过水后,跟我连说了三声谢谢,双手很有仪式感地交叠于腹上,那枝玫瑰被他握在手里,放在身体正中央,活像性转版的白雪公主在等待王子的到来。

一切就绪,我看了看手表,“现在下午三点半,造梦两小时,大概于傍晚五点半结束。”

接着,我按下开始键,象征造梦启动的“嘀”声在室内拖长,放在两年后的今日再次回味,我陡然想起,那捕捉不到病人心跳的监护仪警声——它们同样刺耳尖锐。

我关上门,留先生一人在造梦室,自己回到前台玩手机,可没多久,便走去观察室了。

明明对客人梦境丧失好奇的我,今天莫名想知道他会梦见什么。

我点开梦境播放器,开始窥探他的梦……

梦的开头已经被我错过了,造梦期间不能回放,我只好继续往后看。

我看到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,约摸三十多岁,依那秀气的眉目看来,男人就是先生。

他在苍白的房间里收拾衣物,然后搂着一个圆寸头的女人离开。

而女人美丽动人,笑容灿烂,仿佛天上的星星月亮都会为之黯淡。她脸色红润,眼睛清澈,全身都洋溢着青春活力。

两人的互动不腻歪不过分,但依然能让我隔着冰冷的屏幕闻到爱情的甜味儿。

我坐在那儿,看了将近快两个多小时的梦,说实话,它平淡无奇——

他温柔地顺着女人长长的秀发,幸福地和穿婚纱的她走进教堂,喜极而泣地抱起他们第一个孩子,为谁去周五下午的家长会而争吵,忐忑地给未来儿媳弄了一桌子菜,被两个孙子缠着买玩具等等。

这不正是他的人生被浓缩后重映吗?可我对一个平凡人的一生不感兴趣。

我摸着扁扁的肚子,带着些许失望去了隔壁小店买关东煮。

傍晚五点的夕阳,已经收起了它的嚣张,将拎着关东煮的我染得一身橙黄,通体温柔。

我回到观察室,瞅了眼屏幕,发现此刻梦里的先生恢复现在的模样与年纪了,脸上全是岁月的痕迹,但依然温文儒雅。

挂在墙上的月历,也停在现在的5月,而20号处还被红笔圈了起来。

我想不到,他会如此重视本次造梦。

他换上现在穿着的衬衫西裤,拿上一枝玫瑰,出了家门。

我猜,接下来,他是否会梦到自己来到梦空?我有点期待,因为我从没在客人梦境里见到自己。

可惜,梦的剧情不按我预测的发展,他和他的夫人手牵手去了海边——一个从这里出发需要坐五小时车程的地方。

我突然想起他说的“今天适宜远行”,觉得他还挺可爱幽默的,咧嘴轻笑,继续偷窥。

先生让她靠在自己胸膛,看着面前的海浪一波又一波地涌向他们,然后再迅速后退,海风习习,两人在安静中浪费时间,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。

他皱巴巴的手,在她秀发上一顺到底。

橙红色的半圆在海天交际处下沉,夜幕准备落下,女人眨着灵动的眼睛,笑看他,“这些年,你过得还好吗?”

他点头,“我过得很好,为了今天能和你看日落,我拼了命地活到了现在。”

她眼睛带着湿气,“对不起,但谢谢你。”

“我说过的,我们会在八十岁一起看一次日落。”他垂头吻上她光滑细腻的额头,而她握住手中的玫瑰,幸福地闭上眼。

耳畔响着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,海鸥的鸣声,摆在一旁的手机正放着《我心永恒》,一切变得恬静,直到画面全黑,梦境停止。

而我呆坐在那儿,有好一会儿没动静。

即使他的梦平凡,但依然能让我揪出一些细节,在心里回味。

梦中的他很温柔,而她也一直保持美丽。我想起她姣好的脸庞,正羡慕八十岁的她能拥有三四十岁的容颜时,心头突然一滞。

我眉头蹙起,将他俩最后的对话再咀嚼一遍,又对他今天的隆重着装感到反常,很快,一股骇人的感觉如海啸般扑了过来,快要吞没我的神经。

嗤啦——

椅子因我猛然站起,而滑出一段不短的距离。

我冲去了造梦室,看着先生安详地躺在那,一动不动,心里莫名害怕。

“远行”两字又在我脑海里蹦了出来,让我手脚瞬间冰凉。

我颤着手推了推他,只有从他手中滑落在地的玫瑰回应我,他依旧紧闭双眼。

被恐惧控制的我连续后退几步,不小心打翻了他喝尽的水杯,也踢到了一个空药瓶。

我身体一僵,在慌乱中拨通了一个电话——

“您好,这里是120,请讲!”

——

现在。

访谈节目在我的梦境博物馆举行,主持人将先前沟通好的内容逐一提问。

“梦空已经快三年了。这些年里,有令你印象深刻的造梦经历吗?能分享一下吗?”

我咽了咽口水,点头,“有的,那是我一个老朋友。我为他造了人生中最后一次梦,让他完成他夫人的一生……”

“他是个法语老师,一位八十岁的先生,他叫喻冬……”

在停顿间隙里,我仿佛又听到《我心永恒》的前奏,那催泪的长笛声在耳畔隐约响起……(作品名:《梦是那骗子,你是那国王:一生》,作者:苏沐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禁止转载)

点击右上角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。

(此处已添加小程序,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)
赞(

猜你喜欢

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:

扫描微信

扫一扫添加微信

400-8888-8888